400-626-8978


预约演示
下载中心
国内外最新行业新闻资讯,劳勤动态,  每日小课堂
授以鱼并授以渔 成就全方位的获知
新闻洞察
各大城市上演“抢人大战”,意味着什么?
来源: | 作者:20+劳勤 | 发布时间: 2019-01-30 | 6343 次浏览 | 分享到:
2018年中国各大城市以抢人为目的的政策,在更长的时间段内会产生怎样的效果可能还不好说。城市的竞争力始终仰赖于基础设施、气候环境、未来发展等多种不同的因素,而非目前这些短期政策可以达到。


  天津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例子。申银万国的研究报告指出,2018年天津土地流拍数量明显较去年提高。其中一块在5月流拍的土地在11月重新拍卖时,起拍价从原本的17.4亿元降到了10.7亿元。总体上来看,天津土地的溢价率跌幅超过70%。

  而天津为了拉动经济的滨海新区也始终没有发挥作用。2018年1月,天津市政府公布滨海新区的GDP数据,在将统计注水的部分去除以后,滨海新区2016年的GDP从10000亿下降到了6654亿元。而作为独立规划的新城,滨海新区曾在2015年被百度列为鬼城,他们通过手机百度的数据追踪,认定这里活跃人数不足。到了2018年,情况也未有太大的改善,许多办公楼仍然是冷冷清清,街上也不见太多人影。

  《好奇心日报》在6月探访天津滨海新区时,这里仍然有许多在建的工程。

  当土地财政、基础设施建设无法再像往常一样带来足够的收益,城市要获得发展,自然就只有引入人口这一种方式。这或许正是天津在2018年5月急切地推出海河英才计划的原因。

  人口有许多种能够带动城市发展的方式。首先,引进更多人口有助于维持一座城市的房价,从而保证一座城市的财政收入。以西安为例,从2010年到2015年西安房价始终增长缓慢,长期维持在7000元到8000元左右的水平。然而自2017年西安降低落户门槛以来,房价开始上涨,当地居民感受到的情况是,2017年春节以后,基本上是每一个月涨1000元。

  国家统计局数字显示,2016年上半年,西安新建住宅价格指数的同比涨幅在0.2%到3%这个区间。但到了2017年3月,同比涨幅就超过了10%,7月的同比涨幅甚至超过15%。当地《华商报》的报道也称,“2018年7月截至23日,西安二手房均价12244元,同比去年同期上涨57.10%。”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天津。在今年6月,多位天津房产中介表示,由于海河英才计划的出台,像是武清这样的郊区,房价已经上涨了1000-2000元,市中心涨幅则在2000-3000元。最乐观的预测则是年内天津房价将会累计上涨8000元。在天津2018年多处土地流拍的情况下,落户政策刺激下的房价上涨,有望让更多房地产企业重新在天津投资,从而在某种程度上维持土地财政的延续。

  此外,密集的劳动力本身对于城市的发展来说就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因素。美国社会历史学者詹姆斯·巴雷特研究了20世纪美国城市发展以及工业化之间的关系,他认为由于工业化促进了劳动分工,所以要获得最大规模的生产效率,就需要充足的劳动力以填充流水线上的每一个岗位。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人口众多并且密集的城市获得了相比于乡村更多以及更快的发展机会。

  在更强调科技对于发展的作用的当下,密集的人口也能够通过频繁交流,提升创新的可能性。哈佛大学经济学者爱德华·格莱泽称其为接近性的作用。“创新为什么会集中出现在硅谷等地?原因在于创意跨越走廊和街道要比跨越大陆和海洋更为容易……为了实现经济的繁荣发展,城市必须吸引来更行各业的精英,并让他们能够进行合作。如果没有人力资本,城市是无法取得成功的。”

  3

  然而,与经济学家强调人口密集不同,中国各大城市想要招揽的人口还额外多出了“高素质”这样一条限制。即使是号称落户门槛最低的西安,也会要求申请者至少是普通大中专院校毕业生。

  真正一视同仁地面向所有人群的落户政策其实并不存在。澎湃新闻今年4月的报道援引关注户籍制度改革的公益人士韩呈祥的说法,“向农民工放开落户政策,目前在全国来说并不多见。”为数不多的案例有郑州于2017年7月宣布,包括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的农村转移人员、举家迁移的农业转移人员等几类群体,可以在郑州落户。

  “谈经济发展的时候,把流动人口视为人口红利。谈公共服务的时候,却把流动人口视为了负担。”财新援引一份关于流动儿童就医政策报告的发起人李楠的说法,而这也恰恰是中国各级政府在面对人口问题时,表现出来的投机态度。

  庞大的流动人口塑造了春运的巨大客流。图片来自纪录片《归途列车》剧照

  2018年3月,北京发布了新的落户政策,允许符合资格的人才直接落户,而相应的资格包括近3年获得股权类现金融资1.5亿元、或者近3年每年应税收入超过上一年度全市职工平均工资6-8倍的研发人才、或者“千人计划”和“海聚工程”的中国籍入选专家等。符合上述要求的人其实寥寥无几。

  而在另一方面,北京却在通过疏解部分产业管控北京人口。2018年11月底,北京市发改委宣布疏解行为成效显著。上述北京城六区在2016间至2017年间的常住人口数量减少了74万人。受此影响,北京全年的常住人口20年来第一次下降,变成了2017年的2170.7万人。而这还不够,相关负责人表示,城六区常住人口要实现到2020年比2014年下降15个百分点左右的目标,任务比较艰巨。

  在5月出台了海河英才计划之后,天津迅速打上了补丁,尤其是“落户者不得在外地有工作和社保”的规定,杜绝了想要来天津享受教育、社保等福利,但却并不打算在天津纳税的人群。

  就连西安也并不认为人口就完全是有利的,5月他们发布管理意见,要求在重点历史文化区域疏散人口3万人。西安市规划局副局长肖青利表示,因密度过高的建筑和过度集聚的人口,引发了城市天际线缺乏变化、气体污染散逸困难、交通拥堵、教育、医疗难以满足需求等一系列城市问题。因此,要有序疏解大中城市过密的建筑和人口。

  甚至,就连一些已经在西安落户的人口,也未必能够得到应有的权利,例如西安市政府在2018年5月发布通知,规定2017年11月21日以后的新落户人口,须回原户籍所在地参加当年高考。获得户口并不能保证就能在这座城市享有完整的权利。

  如此对待人口的态度背后,其实是一种在中国颇为流行的实用主义论调。既然凡事都有双面性,那么就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城市欢迎能够带来更大发展潜力的人才,但却排斥那些制造问题的居民。其中的吊诡之处则在于,一座城市所谓的发展和问题,则完全取决于一部分人对于城市的想象。

  有时候,这类想象和大多数人相符,更多基于一种科幻式的乌托邦概念。小说中的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清洁干净的地面街道,整齐划一的城市风格,或许仍然是许多人关于城市创造美好生活的终极描摹。也有时候,想象会带上政治和历史的印记,如同牛津大学人类学者项飙在评论这一轮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时所说的那样,“以紫禁城为中心的老北京,将成为一个没有自发社会生活的中央政务区。这仿佛一种全新的现代式的对于中央权力的想象——宛如机场中的电脑控制中心。”

  这些观念的共同点则都在于,他们都将城市视作为一个独立存在的机体。仿佛只需要直接对城市的建筑以及空间进行合理的规划,就能够接近一个完美的模型。然而,高楼大厦、绿地空间、高架铁轨本身均不构成城市,只有当居民穿梭并生活于其间,城市才能发挥其功能,如同曾经辉煌的马丘比丘以及吴哥窟,他们在荒废之后,只能算是旅游景区,而并非真正的城市。

  “人们共同努力所产生的力量是文明取得成功的核心理由,也是城市存在的主要理由……永远也不要忘记,真正的城市是由居民而非由混凝土组成的。”格莱泽这样写道。

  对于这样将人口视为一种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资源的处理方式,经济学者大多都持一种否定态度。除了认为其中的做法并不符合道义以外,格莱泽还从整体国家的效用去阐释这一观点。他相信,人们之所以会来到城市,是因为相比起他们原本的乡村居所,城市能够提供更多的机会以及设施。因此“增加对城市基础设施的投资,让更多的人能从中受益,对于整个国家来说,这也更加符合成本效益原则。”

  科幻片《星际迷航3》中对于城市的一种科幻想象或许也是许多人对于城市的终极理解。

  4

  放在中国的语境之中,一个例子可能就是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在乡村,由于农村空心化,许多乡村学校已经因为生源不足,而被相继裁撤,这使得留守儿童无法得到足够的教育。但如果他们能够随着父母进城,就会有相应的打工子弟学校接管他们的教育问题——直到有关部门迫使一些学校关闭。

  正确的做法并非排斥人口,而是如何通过提供更完善的公共服务,从而将人口纳入到城市的运作当中。“经济聚集和城市扩张是发展的客观规律。从正面来说,聚集和城市的扩大带来聚集效应,城市的规模经济对经济发展和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有利。”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者陆铭在《大国大城》一书中写道。他认为,通过加强社会管理水平以及提升科技水平,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的承载力可以进一步扩容,而不是仅仅局限在目前2500万常住人口这一规模。

  事实上,经济学者始终将城市与人口的关系视为一种动态平衡。由于人们相对都享有一定程度的迁徙自由。前往某一座城市生活,如果不是因为不可抗因素驱动,那么都是权衡利弊之后的结果,因此人口自然会流向他们认为可以获得更高收益的城市。

  从2018年来看,主流的政界观念仍然将人口视为一种可以通过行政手段配置的资源。过去一年多里,各地吸引人才的方式,无外乎提供户口或者补助两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确实会影响到一些人的短期规划,但却并不足以构成更长期的迁徙动机。

  以西安为例,尽管放宽了落户政策,真正落户的其实仍然是那些已经在西安工作多年的人。第100万名在西安落户的连运杰,他已经在西安中建三局西北公司工作多年,还曾被评为陕西省劳动标兵。《华商报》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对200位新落户的西安人进行了调查。其中接近60%在落户前就在西安工作。此外,在西安市某主城区访问的50人中,落户前在西安工作的占57%;落户后尚未在西安工作的占比43%。

  许多当地的年轻人仍然没有改变他们想要离开这些城市的愿望。学习新闻的学生认为当地没有成熟的市场化媒体,因此晋升空间有限。学习设计的毕业生则更愿意前往北京、上海,因为这两座城市的设计产业更为发达。更不用说,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基本都会试图在北京、杭州、深圳这些地方寻找工作,阿里、百度、腾讯这些公司能够提供更优厚的薪水以及发展前景。

猜您感兴趣


 智慧考勤   零售连锁

智能排班   国企    排班优化

  20+劳勤    COHO  电力能源

工时管理      劳动力优化

  民营     规避风险     HR软件

降本增效    酒店餐饮    考勤软件

  合资    考勤管理   车间排班 

 WTS       指纹打卡     2000人

   勤劳小姐姐     假期管理

 麒麟联盟    人脸签到

5000人以上      效管            外企

  金融        满意度​        劳勤动态

标杆客户       智能制造    

   灵活用工     工作效率

一键审批     时分析       沟通成本       

最新动态